微史记
  成向阳,诗人,书评人,专栏作家。著有诗集《午后的刀光》。有作品收入《山西中青年作家作品选(诗歌卷)》等多个选集。现居太原。
  休范根本没想到敬儿是来赚自己的。
  休范几乎相信一切人会对自己好,因为他休范是个呆瓜。
  在天底下所有的道理中,呆瓜休范最相信的一个道理是——呆人有呆福。福气这东西,在聪明人那里是留不长久的。聪明人的脑袋啊,是个明晃晃、光溜溜的琉璃瓶儿,福气在里面脚丫子打滑,转上两圈就凉透成了晦气。而呆子的脑袋啊,是木头做的,厚实、保暖、不痛不痒,福气偏偏喜欢待在里面,有时候就会待上一辈子。
  比如在休范木瓜一样的脑袋里,天上来的福气就已经住了二十八年了。而且在休范看来,它们还将更长久地住下去,直到他遇到张敬儿这一天。
  这一天是南朝刘宋元徽二年(公元474年)五月壬辰(6月22日)。午时,一袭白袍的休范下了肩舆,张开豪华的伞盖,坐在新亭南山上的临沧观前饮酒。小风横吹,佳酿在喉,休范禁不住满意地呻吟起来。
  过了片刻,休范睁开眯缝着的眼睛,问身边侍立的亲信李恒和钟爽说:“怎么样了啊?孤何时可进得建康?”
  李恒赶紧朝前一指,说:“王爷,快了,快了,萧道成那厮眼看就要溃了。我军勇猛,新亭城垒弹指将破!”
  钟爽道:“王爷,真的快了,您看您看,道成新亭垒的南门大开了。哎呀,这是他们要来出降的节奏啊!”
  休范兴奋了。举杯,临风饮一盏,然后直起身子朝北一望,喃喃道:“道成这个狗奴,果真是要降了?这么说,孤的大业就要成了!”
  然后,领兵造反的南朝桂阳王休范就邂逅了敬儿。
  打着白旗出现在休范面前的越骑校尉张敬儿和他身边的屯骑校尉黄回,都是南朝大时代里的小人物。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在遇到休范之前,南阳人张敬儿始终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福气太薄。而之所以捂不住福气,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脑瓜太聪明了。而正是因为脑子聪明,自己才敢替大将军萧道成来叛军窝里见传说中的呆瓜刘休范。
  刘休范这个人,张敬儿以前完全没见过,只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十八叔,以及他是先帝爷弟兄十九个中间最出名的蠢瓜和笨伯。这个呆子也确实命好,木瓜一样的脑袋里满满当当的福禄富贵。想当年先帝爷还没有坐上金銮殿,他的亲侄儿,也就是混世魔王刘子业当皇帝的时候,把时为湘东王后来成了先帝爷的刘休炳和他的兄弟们扒光了衣服装在笼子里当猪和驴一样肆意鞭打,十八叔刘休范却因为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好玩而躲过了混世魔王的虐待。这还不算,等先帝爷废了刘子业登上大宝,一边眼泪汪汪,一边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的亲弟兄磨刀霍霍大开杀戒的时候,十八弟刘休范还是靠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危险而躲过了十一哥的猜忌之刀,成了今天硕果仅存的老一辈刘氏亲王。
  但就是这样的呆子木瓜,竟然也喜欢大把吞吃权力的补药!他做梦当皇帝呢!
  好端端坐在王爷的大位上坐镇一方竟然也不满意了,竟然还嫌福禄不够,要带兵玩一把他们老刘家人特别喜欢玩的窝里斗!十八呆,我张敬儿问你,你真感觉自己有当皇帝的智商么?没看咱先帝爷宁可把自己的宝座传给不是自己亲儿子的儿子,也不传给你么?
  “王爷,王爷!小校张敬儿奉萧大将军道成之命特来请降!王爷虎威在上,敬儿代新亭残军伏地请罪。如蒙王爷赦免,留得一命,定提马坠镫效忠于麾下!”
  休范得意了!“咿呀,你们这些狗东西,终于知道天威凛凛!既然降了,起来起来。”
  “禀王爷,萧将军已决心跟随王爷清君侧,建伟业,但新亭重地,不敢暂离,还请王爷派两位王子入城受降主事!我等在此侍奉王爷!”
  “极好极好!我儿速速进新亭受降。孤在此把盏,再少驻片时。”
  张敬儿于是一脸奴相地上前,执壶为休范斟酒。
  一盏,两盏,三盏。
  休范接过第三盏酒,刚举到嘴边上,尚未及饮,就感觉自己腰间佩戴的宝刀飞出了刀鞘。
  休范愣愣地一仰头,白嫩肥胖的脖颈却刚好迎住了劈头而来的刀锋。寒光一闪间,一股福气随喷射的鲜血逐北而去。
  张敬儿一手持白刃,一手提休范崭新的头颅,与黄回在炸了马蜂窝一般的兵役中夺马驰去,眨眼间就奔回了新亭故垒。与此同时,休范派往新亭受降的两个儿子也人头落地。
  呆木瓜造反至此结束,而琉璃猴的辉煌从此开始。
  自赚得呆子休范的脑袋后,敬儿立即走了鸿运。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福气把他的聪明脑瓜灌得是满满当当。等大将军萧道成开天辟地,废了刘宋最后的一个小皇帝建立了南齐新朝,当年的小校张敬儿便也是坐镇一方的军事大员了。
  后来道成作为南齐的高皇帝咽气死了,他儿子武帝上位,敬儿就成了叔叔辈的开国元勋,开府仪同三司,那福气就要齐天了。为了测量自己的福气炙手可热的指数,敬儿找了一根别致而灵敏的温度计。
  这根温度计就是他自己的老婆。敬儿的老婆尚夫人据说貌美如花,但让敬儿迷恋不已且肃然起敬的却不是她可餐的秀色,而是夫人的大梦。有一天,夫人对敬儿说:“昨晚我做了个好梦,梦见我一只手热啊,热得不行了。看来老公你是要升官了。”果不其然,没几天敬儿就升成了南阳太守。过了一段时间,尚夫人又说:“老公老公,看来你又要升了,因为昨夜我梦见一整条胳膊热呀热呀热。”果不其然,敬儿没几天就成了雍州刺史。又过了一段时间,夫人喃喃地说:“老公老公,大喜啊。妾家昨夜梦里半个身子热啊热啊热。”果不其然,敬儿开府仪同三司,升到了和朝廷三公一般齐的高度。
  夫人如此灵敏精准的温度计让敬儿感到实在神奇无比、妙不可言,他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充满期待地询问:“夫人夫人,你昨晚梦了么?哪里哪里又热了吗热了吗热了吗?”
  终于有一天早上,尚夫人跑来对正在盘马弯弓的敬儿说:“老公老公,我昨晚做梦了做梦了,这一次定是个极大极大的,因为,妾家梦里全身都热啊热啊热,快要热死了呢!”
  敬儿大喜若狂:老婆半个身子一热,自己就位比三公了;如今老婆全身皆热,那自己岂不是要……
  敬儿伸手捂住了嘴,但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舌头底下的那句话没有咽下肚去,而是打了个滚儿吐了出来。当时吐给了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话儿滚来滚去,滚到了建康城里的齐武帝耳朵里。
  武帝一调查,好嘛,这个张敬儿除了他老婆全身皆热之外,竟然还派人携带重金去和蛮人搞贸易去了。这个狗东西,他要搞什么贸易?看来这是要拿朕的天下去做买卖的节奏啊!
  于是,武帝给敬儿下了个来家里吃饭的请帖。就在敬儿大剌剌、晕乎乎地前来等着倒酒的时候,武帝眼神一闪,抽出了钢刀。" />

媒体看宣城(9月3日-9月6日)

智能机具人在骨科运用越到来越熟

盾叶猪笼草:哈哈佛父亲学将铰却穿戴外面骨骼机具人

2019年10月22日 11:09

叶赫很喜欢帮助peng友。有一次,wo们学校有领导来检查,校长要求四年级de各位同学带《小公min》这本书。《小公民》是三年级下学期发的,因为妈妈觉得这些没用而把它卖了。现在wo急得要哭出来了。妈妈连忙向各位朋友求助。“叮……”一声手机铃响起,我心中的“希望之花”绽放了。我立刻拿起手机一看,啊!原来是叶赫!叶赫在微信上说“没事的,不要急,我有《小公民》,星期二让我妈妈送过去。”我感到一股暖流涌进了我的心里,叶赫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暖、甜蜜。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还是心连心,最终我拿到了书。刚一触碰《小公民》,就感觉这本书还有暖气,那就是叶赫紧握《小公民》而留下的。

我回到了房间重新开始了努力。一段时间后,我的成绩冲回正轨。在窗前,我看着那棵树。它的枝干上已经挂man了叶,阳光下,闪着生命的光泽。qing春的dao路还很长。让我们用青春拥抱时代,用生命点燃未来,jiu此努力吧,从无悔的青春去谱写我们的人生征途。

盾叶猪笼草

就这样,我把要做的作业进行自我规划:每天都要做,下午时间不够还you晚上,晚上不够第二天早上补做。每当我松懈的不想动时,初三学姐的失败一次又一次地激li着我要吸取教训,走向成功。虽说还有一年,前两年的失败都已经成了过去。而我,却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初三的大门已经向我打开,意味着我只有脚踏实地地认真学习才能使我走向成功,迈入名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明明很长,但对我来说,却短如一个星期。失败的深渊正朝我的背后bu步逼近,随时都有可能把我拽下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成功的避难所跑去。

“咕,咕!”wodedu子饿了。妈妈一听jian就往厨fang跑去。

盾叶猪笼草

说着,那害pa的感觉才xiao失de无影无踪。

盾叶猪笼草:快乐e行:年前底儿子价机票狂低到2折

tian呐,hai水太xianla。

盾叶猪笼草

青春就似如一个将要升起的太阳,一点一点的在绽放光芒,青春就似如那朝气蓬勃的大树,不断的以她的sheng机使得景色美丽,青春就似如一tiao河流,永不退缩,浩浩荡荡,涌出一种永不停息的气概……的确,青春是美好的,但fen斗的青春才是最精彩的。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7-1-l.jpg
  我总能很清晰地记得昨晚的梦,不,一两年前的也行。
  很多人认为梦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同样一件夸张的事情,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梦”,另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理想。”那么大多数人便会觉得后者是实在的,是值得所有人视其为“为理想而奋斗”的辉煌榜样的,而前者fu夸,做梦也不知道掂一掂zi己几斤几两。
  哪儿来那么多东拉西扯的偏见?
  当人们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扶着额头揉揉眼睛准备疲乏地奔赴一天的工作,这时倘若有人问他们“你今天怎么了?”他们必定会名正言顺地解释说:“做噩梦了,没睡好。”而我总觉得这其间有借口的成分,倘若一个梦让我回忆起来都觉得既痛苦又可耻,那么我会抛开一切关于梦的杂念,安然地刷牙洗脸后便什么都忘记了。反之,一个像电影一般刺激的梦,哪怕是警匪片、动作片或是恐怖片,我也会随手拿张纸来记下几个关键词,然后即使时隔多年也忘不了它。
  小时候,我总是做这样一个梦,梦见我买回了可以堆满一间卧室的玩ju,仿真得可以让人产生食欲的冰激凌挂饰,或是成百上千只拇指大小动作神态各异的黑猫警长模型。那时候的我近乎贪婪地迷恋着这些小物件,所以在梦醒后总会怅然若失地抓一把空气,望着空空的手掌发呆。我觉得梦是一个可以窥视我们内xin的物种,它躲在我们思维最敏锐的地方,知道我们想什么,需要什么,然后在冗长的睡眠中悄悄告诉我们。我乐观地想,虽然美梦醒来的时候会空虚会失落,但在梦里小小地甜蜜一把却也给生活涂抹了不少亮色,这一点在我升入初中后得到了尤为鲜明的印证,我再没做过买很多很多玩具、吃很多很多零食的梦了。而朋友开始时不时冒出一句:“昨晚梦见我坐在某某某的自行车后座上,环着他的腰,好青春校园的感觉。”“某某某在梦里和我穿的是情侣装耶!”我沉默了,我前些天还梦见暗恋的男生拽着我的胳膊边跑边说“走啦,我们吃饭去”呢,不知道在梦里有没有喜极而泣。
  我从来不xiang信解梦的说法,因为解梦是空洞的,它暗示我们可能会突发一笔横财,又或者在情感方面会遇到挫折,这和寺庙里的抽签没什么差别,只是更显得有凭有据而已。我只相信梦,它偶尔能预知未来,譬如梦见班里一个几乎没说过话的男生无论如何就是不准我交数学作业,结果第二天那个男生破天荒地和我说了一句话。或者梦见信息教室停电了,结果第二天老师通知我们信息课取消。但这毕竟是少数,与其指望自己获得先知的异能,不如相信梦能捕捉我们一点思想的触动和最细腻的情感。小学的时候,我经常梦见自己发疯一般地寻找一个转学了的朋友,而每当我历尽重重险阻,终于看见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都会迷茫地醒来,我终究什么都来不及说。我还梦见我在逛商场的时候与曾经的死党偶遇,我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而她只是说了句“我忙着呢”,就头也不回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吃大餐去了。我在餐厅的玻璃幕墙外站了很久,但他们谁都没有看见我。不得不说这些都是伤心的梦,但梦挑明了我盼相见又不愿相见的纠结,我怕她们已经根本不想再见到我,我怕我已经不再重要。
  梦是无辜的,当人们以它为托词,解释自己之所以精神不佳的缘由的时候,我都想这么为它辩解。梦的好与坏,单纯取决于怎么看待它。而我已经彻底把它当成了我们身边的平行世界,由我们的思想拟造,为我们捎来福音。谁能说梦是无声的,谁能说梦是无神的?它的画面像电影的柔光镜一样迷人,它的逻辑和构架像电影一样完整,它活在我们的笔下,蜕变成别人口中的赞美:“你这情节怎么想出来的?简直是神来之笔。”这些都是梦托付给我的。
  童喜喜的童话中编造过一个叫作“梦赏”的名词,玻璃球状,专门把美梦留存下来,然后把“奖励你一万个梦赏”作为赠予他人的礼物。当时我就向往能把我所有的梦都制造成梦赏,这样我就可以无数次地重温那些甜蜜、那些伤心、那些刺激。我执拗地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会遇见与梦中人相同的衣服或者相同的脸。那将是一个无形的隐喻,多么神秘而浪man的事情。
  梦是黑夜赐予我们的一场冒险,我们在其中感知思想最脆弱的一部分。那是毛茸茸的思念,因易碎而妖娆美丽,不然怎么有那么多人在遇见一位旧友的时候,声线柔软地说“就像梦一样呢”?
  薛峰点评:文章行文细腻迷离,整体给人以温柔清冷的感觉。作者夹叙夹议,一边从各个方面谈论自己对梦的喜爱,一边又举例描述生活中关于梦的具体的美妙感觉,显得有理又生动。区别于传统的议论文,文章类似感觉派,能把人的心绪引入作者构造的梦之妙旅,让人迷恋不已。
  文章观点尖锐而不极端,以一个中学生的角度娓娓道出自己对人生的思索,其中蕴含的哲理令人深思,这得益于作者长期的积累与理智的思考。盾叶猪笼草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22-1-l.jpg
  【惊蛰】
  陈医生穿着崭新的白大褂,被一个工作者引领着走向bing房。
  “哎呀陈医生,这可真的是苦了你了。”那人一副英雄惜英雄的模样,摇头叹息,“这个3017病房的小鬼着实不让人省心a……前几个大夫都拿他没办法。不过陈医生啊,你这么年轻有为,又受过大教育,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啊?”
  真的是虚伪的嘴脸。陈医生暗自腹诽,但又不好直接表露在脸上,只好生硬地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谈shuo间已经来到了人人避之不及的3017。带路人停下了脚步,怜惜似的拍了拍陈医生的肩。
  “小陈啊,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凑合凑合就行了。这小鬼谁的情都不会领的,怪癖得很。”
  等那人走过转角再也不可能复返的时候,陈医生这才松下了一直紧绷的mian皮,皱着眉头在那人碰过的地方拍了几下,扫去了那人可能留下的灰尘。陈医生对着门后的大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重新系了一遍白大褂的纽扣。
  这里名叫北镇,陈医生是心理和血液双硕士,没人知道如此难得的精英为何会屈尊来到这个落后的小城,来到这个贫穷的小医院做一个平凡的医生。在这小医院里,没人会把你当成是多么高贵的来宾,他们只会处处挑你的毛病,找你的不是——毕竟他没有什么后台。即使是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旧医院,也十足地体现着世间的冷暖和人情的凉薄,弥漫着浓厚的市井味道。
  因此医院里才会把这难挑的担往他身上扔。所有医生都不喜欢来3017,医院的高层就派他来了。
  陈医生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手扶上了门把。
  随着轻轻地“咔哒”一声响,陈医生踏进了小小的病房。这病房里虽小,但窗明几净,他一打眼就看见了干净的白色窗帘随着微风轻轻地荡漾着,阳台上的绿色盆栽生机勃勃。桌子上整齐地堆着书籍,床单没有褶皱。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着精神疾病的孩子应该有的病房。
  陈医生对此有些意外,当初他去治疗第一位病人的时候,可是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第三位病人歇斯底里地向着陈医生砸东西,甚至连玻璃制品都毫不留情地扔了过来。
  他开始仔细地寻找自己的病号。终于在层层窗帘的遮掩下,寻到了沉默的孩子。这孩子的双手紧紧扣住自己的双膝,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臂弯。而且即使有了窗帘的掩盖,陈医生还是可以很清晰地看见这孩子的肩胛骨和脊椎骨的突出。
  这该是有多瘦啊。
  陈医生缓缓地走了过去,把窗帘拨开来,看到那孩子本来的面貌。那孩子还是不为所动,继续蜷缩在墙脚。
  在来病房之前,陈医生仔细翻看了病例。这个孩子名叫乔崎,今年十五岁。带他长大的祖母在三年前因病离世,双亲也在去年前的一场火灾中与世长辞,他因当时不在家而得以免灾。这样一来他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真是凄苦的身世。
  陈医生蹲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崎啊,别坐在这里,会着凉的。”
  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陈医生便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怎奈乔崎赖在地上。他有些懊恼地摸了摸鼻子,继续道:“……不起来也没关系。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陈医生滔滔不绝讲起了“自传”,在他讲到自己前世的曲折命运时,那孩子有些不耐烦地开了口。“你真吵。”细若蚊叮,几不可查。不过陈医生还是听到了,他满意地笑了笑。
  “我觉得还好。”
  【夏至】
  “你为什么不和其他人说话呢?”陈医生一边在病房里的自动饮水机边接水,一边问。现在是治疗的第二个月,嗯,成效显著。
  乔崎盘着腿坐在病床上,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是个孤儿,家里的房子被火烧干净了,医院留着我不让我出院,非要说我有心理障碍要给我治疗。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我父母留下来的微薄遗产罢了。”
  他撇了撇嘴,自嘲般地笑了笑:“他们在意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命,而是那些钱。他们从来都没有真心实意地关心过我,所以我当然不能逆来顺受。我砸东西,恶作剧,那些医生最多半个月就不再来了。直到陈医生你,你是真心对我好,我分得清。”
  陈医生忽然觉得掌心有些痛,才发现自己已经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轻而易举地赢得一个人的心。何德何能呢?他陈乏只不过是一个空有文凭、没人放在眼里的小医生。读硕士的时候女友和他提出了分手。当搬出和自己一起住的公寓时,她说:“陈乏,你总是好高骛远。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洞悉别人的心事,却没能把自己看得通透。你总是太过于意气用事。”
  当年的他性子傲,听不得这些话,所以他才会一气之下背井离乡,来到这古老的北镇,忍气吞声地做小医生。
  这也是他见不得光的伤疤,他私心隐藏下的秘密。陈医生已经有很久没有再想起来过了,直到今日,听见了乔崎的一番话,他才猛然触及了心底的雷区。
  陈医生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乔崎没有发觉,他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神采奕奕:“陈医生,北镇的夏tian快来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走走?”
  等陈医生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和乔崎并肩走在了医院旁的石板路上。陈医生有些恍惚,他记得自己来到这小镇也有一年了,却从没有好好地欣赏过这里的景色。沿路的灌木丛有着许多不知名的花,郁郁葱葱地开放着,像是要迎接这姗姗来迟的夏天。
  “陈医生你看你看,这是我最喜欢的花。”乔崎踮起脚,伸手从高枝上折了一朵递到陈医生眼前,“因为这花在大雾天气里开,格外漂亮,所以我们北镇人就叫它雾里。”
  陈医生伸手接过,花朵生成簇,花瓣晶莹雪白,纤尘不染,微微现出圆形。花开得乖巧繁盛,又不争奇斗艳,淡淡地生出一股清新的气息。
  他突然想起自己大学时候陪女友读过的席慕容的诗,有一句他记得很清楚,现在说起来正合适: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在山冈上那丛郁绿里,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

盾叶猪笼草:甲型肝炎症ppt课件.ppt34页

我想变chengyi块qiao克li,ren人du想吃,我就趁机捉弄他men。

盾叶猪笼草
  新版《天龙八部》自开播以来就雷声bu断,吐槽满天,收视率也惨不忍睹,在湖南卫视播出了42集后便惨遭“腰斩”。从开年最被期待的电视剧到史上“大烂尾”,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把黄金档电视剧“腰斩”,这对于长期领跑收视的湖南卫视来说也是罕见的。
  金yong武侠xiao说曾是影视剧的一块金字招牌,新版《天龙八部》拥有金牌导演赖水清、人气演员钟汉良作保障,还有金基范、韩栋、张檬等一众青春偶像,为什么还会落到如此境地?
  似乎也不能完全怪罪于武侠的没落。新版《天龙八部》从开播伊始就伴随着漫天口水:乔峰踏着滑雪板出场、痴情段誉变花心韦小宝、清纯木wan清变风骚女等桥段都成为网友拍砖的对象;拖着马脸的王语嫣、脸上裹着蕾丝内衣的木婉清、东方不败造型的慕容复、还有以为把脸抹成红色和紫色就算“本色出演”的阿朱和阿紫……几乎每个主演的造型都让人吐槽到无力;再加上导演天马行空地将金庸小说改成了集武侠、魔幻、情戏于一身的“四不像”,网友们把这部剧改名为“天雷八部”,实在没有冤枉它。

盾叶猪笼草:差压式流动量计的静压误差成因及修改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22-1-l.jpg
  【惊蛰】
  陈yi生穿着崭新de白大褂,被一个工作者引领着走向病房。
  “哎呀陈医生,这可真的shi苦了你了。”那人一副英雄惜英雄的模样,摇头叹息,“这个3017病房的小鬼着实不让人省心啊……前几个大夫都拿他没办法。不过陈医生啊,你这么年轻有为,又受过大教育,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啊?”
  真的是虚伪的嘴脸。陈医生暗自腹诽,但又不hao直接表露在脸上,只好生硬地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谈说间已经来到了人人避之不及的3017。带路人停下了脚步,怜惜似的拍了拍陈医生的肩。
  “小陈啊,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凑合凑合就行了。这小鬼谁的情都不会领的,怪癖得很。”
  等那人走过转角再也不可能复返的时候,陈医生这才松下了一直紧绷的面皮,皱着眉头在那人碰过的地方拍了几下,扫去了那人可能留下的灰尘。陈医生对着门后的大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重新系了一遍白大褂的纽扣。
  这里名叫北镇,陈医生是心理和血液双硕士,没人知道如此难得的精英为何会屈尊来到这个落后的小城,来到这个贫穷的小医院做一个平凡的医生。在这小医院里,没人会把你当成是多么高贵的来宾,他们只会处处挑你的毛病,找你的不是——毕竟他没有什么后台。即使是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旧医院,也十足地体现着世间的冷暖和人情的凉薄,弥漫着浓厚的市井味道。
  因此医院里才会把这难挑的担往他身上扔。所有医生都不喜欢来3017,医院的高层就派他来了。
  陈医生认命般地叹了口qi,手扶上了门把。
  随着轻轻地“咔哒”一声响,陈医生踏进了小小的病房。这病房里虽小,但窗明几净,他一打眼就看见了干净的白色窗帘随着微风轻轻地荡漾着,阳台上的绿色盆栽生机勃勃。桌子上整齐地堆着书籍,床单没有褶皱。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着精神疾病的孩子应该有的病房。
  陈医生对此有些意外,当初他去治疗第一位病人的时候,可是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第三位病人歇斯底里地向着陈医生砸东西,甚至连玻璃制品都毫不留情地扔了过来。
  他开始仔细地寻找自己的病号。终于在层层窗帘的遮掩下,寻到了沉默的孩子。这孩子的双手紧紧扣住自己的双膝,头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臂弯。而且即使有了窗帘的掩盖,陈医生还是可以很清晰地看见这孩子的肩胛骨和脊椎骨的突出。
  这该是有多瘦啊。
  陈医生缓缓地走了过去,把窗帘拨开来,看到那孩子本来的面貌。那孩子还是不为所动,继续蜷缩在墙脚。
  在来病房之前,陈医生仔细翻看了病例。这个孩子名叫乔崎,今年十五岁。带他长大的祖母在三年前因病离世,双亲也在去年前的一场火灾中与世长辞,他因当时不在家而得以免灾。这样一来他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真是凄苦的身世。
  陈医生蹲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崎啊,别坐在这里,会着凉的。”
  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陈医生便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怎奈乔崎赖在地上。他有些懊恼地摸了摸鼻子,继续道:“……不起来也没关系。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陈医生滔滔不绝讲起了“自传”,在他讲到自己前世的曲折命运时,那孩子有些不耐烦地开了口。“你真吵。”细若蚊叮,几不可查。不过陈医生还是听到了,他满意地笑了笑。
  “我觉得还好。”
  【夏至】
  “你为什么不和其他人说话呢?”陈医生一边在病房里的自动饮水机边接水,一边问。现在是治疗的第二个月,嗯,成效显著。
  乔崎盘着腿坐在病床上,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是个孤儿,家里的房子被火烧干净了,医院留着我不让我出院,非要说我有心理障碍要给我治疗。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我父母留下来的微薄遗产罢了。”
  他撇了撇嘴,自嘲般地笑了笑:“他们在意的从来都不是我的命,而是那些钱。他们从来都没有真心实意地关心过我,所以我当然不能逆来顺受。我砸东西,恶作剧,那些医生最多半个月就不再来了。直到陈医生你,你是真心对我好,我分得清。”
  陈医生忽然觉得掌心有些痛,才发现自己已经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轻而易举地赢得一个人的心。何德何能呢?他陈乏只不过是一个空有文凭、没人放在眼里的小医生。读硕士的时候女友和他提出了分手。当搬出和自己一起住的公寓时,她说:“陈乏,你总是好高骛远。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洞悉别人的心事,却没能把自己看得通透。你总是太过于意气用事。”
  当年的他性子傲,听不得这些话,所以他才会一气之下背井离乡,来到这古老的北镇,忍气吞声地做小医生。
  这也是他见不得光的伤疤,他私心隐藏下的秘密。陈医生已经有很久没有再想起来过了,直到今日,听见了乔崎的一番话,他才猛然触及了心底的雷区。
  陈医生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乔崎没有发觉,他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神采奕奕:“陈医生,北镇的夏天快来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走走?”
  等陈医生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和乔崎并肩走在了医院旁的石板路上。陈医生有些恍惚,他记得自己来到这小镇也有一年了,却从没有好好地欣赏过这里的景色。沿路的灌木丛有着许多不知名的花,郁郁葱葱地开放着,像是要迎接这姗姗来迟的夏天。
  “陈医生你看你看,这是我最喜欢的花。”乔崎踮起脚,伸手从高枝上折了一朵递到陈医生眼前,“因为这花在大雾天气里开,格外漂亮,所以我们北镇人就叫它雾里。”
  陈医生伸手接过,花朵生成簇,花瓣晶莹雪白,纤尘不染,微微现出圆形。花开得乖巧繁盛,又不争奇斗艳,淡淡地生出一股清新的气息。
  他突然想起自己大学时候陪女友读过的席慕容的诗,有一句他记得很清楚,现在说起来正合适: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在山冈上那丛郁绿里,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叁皓长元长装置汽车年底团弄购拥有豪礼,Steam上周销量榜优秀游玩合集儿子,四预缓急齐全发今皓两天南方局地急雪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