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制度鼎革牵扯出产了此雕刻些与老佰姓利更加相干的尖利效实!

马云谈阿里巴巴名称由到来:以A末了尾永久是第壹位

刘伯温预言朱元璋:初中干文斋材:冬令到吃饺儿子的到来历

2019年11月22日 22:57

一天早上,起晚了,眼看就到上课的时间了,我没顾上吃早饭,就去学校了。刚进班,各科课代表喊道:“收作业。”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没带作业。我很懊悔,自己怎么这么粗心啊!我作文http://www.zuowen8.com正在自责时,老师喊我:“你妈妈在校门口等你呢,快去吧!”我就飞一般地跑出教室,远远地,我就看到妈妈在烈日下,焦急地站在大门口,正向这边望着。她看到我,举着包向我挥了挥。我心想妈妈肯定有什么急事找我。我快步走到大门口,看见妈妈脸上淌着汗,皮肤晒得黝黑,像抹了一层碳一样。“妈,天这么热,找我有什么急事吗?”我急切地问。“看你平常丢三落四的,连作业都忘了拿,让我专门跑来再给你送一趟……”妈妈责怪我说。“哎,我认为有什么急事呢,一个作业本不用专门跑一趟来送,”我接过作业本,轻蔑说。“看你,一点儿都不认真,老师要是检查作业,你没有作业,不耽误学习吗……”我本来想劝劝她,看着妈妈着急的样子,没再说什么。“下次,一定要注意!”妈妈唠叨着离开了。望着妈妈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过去总嫌妈妈唠叨个不停,这次心里怪怪的,感觉妈妈的话倍亲切。


  让我想一想,在学写字的年纪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每天一篇写字作业。蓝色的田字格本封皮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班级和姓名,那个歪歪扭扭的名字估计全世界只有老师认识。里面绿色的田字格里,布满了铅笔画过之后,橡皮再擦除的印记。写了擦,擦了写,就差把薄薄的一页纸擦烂了。这个字怎么这么难写?
  上语文课时,老师听写,抽查人上黑板写。于是不幸,我被抽中。站上讲台,拿起粉笔,听老师念下第一个字,然后颤颤巍巍地落笔。于是,几个字的书写漫长成一个世纪。好不容易写完了,还没走回座位,就被老师叫住:“这个字是这么写吗?”是啊,没错啊,我想点头,看了看老师的眼神,又有点迟疑。老师拿着红粉笔在旁边大大地画了一个叉:“你在书写的时候笔顺错了,你都没发现吗?我说过多少遍了,这个字,要先写里面的一横,再封口儿……”
  上了四年级,田字格渐渐退出了我的学习。虽然还在学写字,可是更多的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还有就是掌握一项技能。这算一门技能吧?虽然当时的我对“技能”这个词还没有明确的概念。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到了大学,汉字书写一直出现在生活的角角落落,可是我对它却有了渐行渐远的感觉“键盘时代”的到来,使得拿笔变成了一种奢侈。天天敲打键盘,提高的只有拼音水平罢了,而文字却沦落到“你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的尴尬境地“提笔忘字”的情形竟然也出现在了我—— 一个汉语言专业的学生身上。
  这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在我生命中的那些年,我与汉字结伴而行,但是却不知道在何时,丢失了对它最基本的敬畏与尊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汉字书写的态度越来越草率,有时候即便写错了,也不会在意,反正“看懂”就可以了。而在网络中,错别字的使用俨然也成为了时尚。刻意追求书写正确,反而成了一件费脑力的事,就让我们把这一切都交给输入法吧。对于汉字,意会即可。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这么多年来,我真的只是把汉字当作一种技能了。但即便是技能,我真的认真用心地掌握过它吗?
  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我丢失了汉字的那几年,再也找不回来了。因为,我丢失了对汉字的一颗虔诚的心。刘伯温预言朱元璋  当各种娱乐、选秀、闯关类节目充斥荧屏时,央视策划播出的这档节目既独具特色又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文字不仅是民族文化传承的工具,其本身也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文化。随着电脑的普及,手书汉字的机会日渐变少,提笔忘字的人越来越多。由此可见,《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创意匠心独运,《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播出恰逢其时。
  但是,在欣喜汉字回归的同时,一些问题也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首先,文字是一种传播工具,而“手书”可以视为一种使用工具的方法。印刷术的普及是对“手书”的第一次冲击,电脑的普及则是一次更大的冲击。现在的中青年人已经很少用纸笔书写了。当使用文字的方式随着技术的发展变得更简单、便捷时,我们为什么非要让人们固守传统方式呢?提倡“手书”的原因大致有二:一是保留并传承这种技能或艺术;二是打牢文字功底,避免日常生活中提笔忘字的现象。前者通过对部分爱好者和书法家的鼓励、支持可以解决,后者通过学校教育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克服。提倡和鼓励“手书”是一回事,推广和普及“手书”则是另一回事,如果说前者尚属必要,后者就未必尽然了。
  汉字数量庞大,而常用的汉字也就3000多个。有学者统计,1000个常用字就能覆盖约92%的书面资料,2000字可覆盖98%以上,3000字的覆盖率已达99%。央视的节目,笔者看了几期,绝大多数字属常用字,也有一些属生僻字,其中也不乏现代人极少用到的字。像一些古代神话中的专有名词、传统社会的一些工具或器皿等,我想出题者、主持人和评委未必都会写。当然,作为一档具有竞赛性质的节目,后期适当增加难度无可厚非,但也应注意不可引导人们,尤其是中小学生把时间用到记忆一些冷僻、过时甚至已经淘汰的汉字上面去,进而误以为认识并记忆的冷僻字词越多就越高明、越有文化。
  汉字的魅力不仅在其意,还在其形。通过看节目我发现,小选手写出的字绝大多数都难称“美观”,遑论书法。节目既然称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那就一定要注意书写的正确和美观。我想,如果比赛的主办方能在注重书写正确性的前提下,也注意书写的规范和美观,那一定能使汉字书写的真谛和魅力得到充分展示。
  我希望汉字听写大会能够正确引导人们重视汉字和汉语的学习,但是切勿操之过急,走上极端。汉字的魅力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重新接受与领会,也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最终那个老人谢了我好几声,她的笑容非常温暖。庆幸地是我只迟了一会儿,依然能允许我考试。”

刘伯温预言朱元璋

“你在发什么呆呢?”这时爸爸边说边从后面一把把我抱起。

刘伯温预言朱元璋:天麻痹的切忌你却知?骚触动吃天麻痹不过要出产事的...


  读者可发关于本期内容的任何问题至编辑邮箱:1368626204@qq.com
  01 夜礼服假面
  哪本书是你一口气读完的?
  @子衿:必须是上学时候的语文书啊。一开学发了新书,于是昼不能食,夜不能寐,一口气读完,然后,就再也不想读了……
  @明灯:说起“一口气读完”这么一个苛刻的条件,印象中都是一种漫画、小人书。若说稍微有一点内涵的,是多年前看过的一本官场小说:王跃文的《国画》,虽然几乎只看过这一本官场小说,但一本书几乎说尽了中国官场文化的精髓。有志于仕途且“早熟”的孩子们,千万不要错过啊。
  02 可爱的阿狸
  如果让你穿越回古代你会干什么呢?我先说一个,希望能考科举第一,改变历史!
  @子衿:亲,你的问题以及你的回答都太牛了。不过身为爱幻想第一名的我,还是可以跟大家描绘一下我假如穿越回古代会做什么。首先,如果这是有意而为之的话,我一定会带一项可以在古代挣钱的现代技术回去,比如做豆腐乳。然后回去以后,当然是白手起家卖豆腐乳啦,说不定还会被封一个“豆腐乳西施”什么的美丽称号啦。然后,有一天,我的豆腐乳越卖越好,越卖越好,可能就弄个连锁呀,然后再涉足一下其他调味品行业,比如海鲜酱油、蚝油汁什么的。或许在几千年之后,会有人吃到子衿牌千年老店的豆腐乳!
  03 你好墨尔本
  古人吵架吗?古人吵架会骂脏话吗?如果会骂,又是怎么骂的呢?
  @子衿:你好“墨尔本”,我相信古人和现代人一样,都是会闹情绪的,吵架、打架也是很平常的,这才是人之常情嘛。至于吵架时会不会骂脏话,我想应该是会的。其实我们现在所学的文言文并不是古人日常生活的语言,而是一种书面语。古人日常对话也是用白话,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普通话,所以脏话就在所难免了。
  @砖家团:古人骂人那都是很“文艺”的。《诗经》里面就有:
  鄘风·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怎么样?这样的“骂”够深入人心的吧?
  再举个例子,《战国策·燕策》:“荆轲怒,叱(燕)太子,曰:‘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不宰了他再回来我就是孙子!)够给力吧?
  特价邮购信息
  本社尚有少量由杂志社作者和编辑所著的长篇小说、散文集、诗集,杂志社代办邮购业务,数量不多,欲购从速。
  《如果我是彼得潘少女》 朱紫嫣 著 原价27元 优惠价22元
  《假侦探》 王唯州 著 原价30元 优惠价24元
  《忍冬》(诗集) 萧泊零羽 著 原价25元 优惠价20元
  《会唱歌的蝴蝶》 张勇耀 著 原价40元 优惠价28元
  免收邮寄费。打包邮购以上四种,共90元。
  汇款地址:030001 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新作文杂志社。
  附言栏里请注明所邮购的书名。
  贴吧展播
  LWX淡:走到了现在,越长大,越觉得自己有好多漏洞。害怕看见那么不堪的自己。弱小的,无用的,胆小的。无时无刻,想要逃离这个世界。逃离……逃离……兜兜转转,跌跌撞撞。刘伯温预言朱元璋

每个人都有许多的心愿,有大有小,有重有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的微心愿就是每个人都能以宽容之心待人。


  ·靠谱版之“汉字英雄”的诞生
  9月13日晚,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七轮比赛中,广西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西大附中”)代表队挺入全国八强。其中,沉稳大气的“女汉子”廖乙霖初次亮相就让观众印象深刻。
  在同龄人忙着背英语单词的时候,她是如何记忆汉语字词,尤其是生僻字词的写法的?在高手如林、紧张刺激的比赛中,她又是凭借什么脱颖而出的?
  在接到中央电视台的比赛邀请后,西大附中选出了参加本次《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5名选手,他们是王自然、廖乙霖、张心语、梁钰婷和赵立澳。在仅有的20多天里,带队老师制订了严密的备战计划。一本近1800页,收录了6.9万余条词条的《现代汉语词典》被老师和同学们整整过了3遍。有的同学中午到食堂吃饭时,手里都要捧着一本词典翻一翻。
  在9月13日播出的比赛中,廖乙霖既是西大附中代表队第一个出场的选手,也是整场比赛最后一个留在赛场上的选手。最终她凭借正确书写“裂璺”一词,带领西大附中代表队成功晋级半决赛。
  电视里的廖乙霖沉着冷静,处变不惊,每次书写字词时都规整地写出每一个笔画。生活中廖乙霖却活泼好动,因为其好动的性格和低沉的声音,同学们给她起了一个特别的昵称:大叔。廖乙霖不仅不反感这个昵称,反倒十分喜欢。
  廖乙霖手中一直拿着一张数学卷和一张草稿纸,在采访的间隙,她会抓紧时间写题。李柯霖老师说,廖乙霖喜欢看古代名著,特别喜欢读《三国志》和《三国演义》。正是通过阅读这些名著,让她积累了不少生僻的字词。
  廖乙霖说,她在刚读小学的时候,妈妈就会要求她每天抄写两页字词,以此让她比同龄人认识更多字,加大词汇储备。正如她在电视中说的那样:“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我练习汉字的方法就是抄”
  使用计算机打字多了容易提笔忘字,廖乙霖也经常使用计算机打字,但她却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习惯:在用计算机打完每一篇文章后,她都会仔细地对其进行纠错,看看里面出现了哪些错别字。廖乙霖说,通过逐字的检查,她会记住易错字和生僻字的字型,这让她在离开键盘后不至于提笔忘字。
  ·不靠谱版之“一站到底”需要诀窍
  虽然人们都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在汉字听写大会的赛场上,有很多参赛选手将词典写过三四遍,结果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是有没有一种“投机取巧”的办法能让人们迅速识记汉字呢?
  这要从汉字的本源说起了。汉字是由象形文字(表形文字)演变成兼表音义的意音文字,但总的体系仍属表意文字。所以,汉字具有集形象、声音和辞义三者于一体的特性。这一特性在世界文字中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们在记忆字形的时候,死记硬背是可取的,但是理解与联想性记忆才是聪明人的选择。而且很多汉字除了有它自身的意义之外,背后还有丰富的历史内涵。所以即使对于考官说出的词语模棱两可的时候,也不用着急。比如“弄璋”,这个词的难点在于“璋”字。但是如果你理解了词语的意思,这个字的使用也就毫无疑问了。这个词的意思是生下男孩子,典出《诗经·小雅·秩斯干》:“乃生男子……载弄之璋”意即生下男孩子就把璋给他玩,后来人们把生下男孩子称为“弄璋之喜”而璋又是一种玉器。那么“璋”字一定是玉字旁了。
  在汉字听写大会上,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也被很多聪明的选手所使用。有些学生的文学功底比较深,平时阅读范围广,比赛中的一些词,如“虢国夫人”“纵横捭阖”等,没有一定的文史知识很难记住。其次,小选手对汉字的造字、构词意义有很好的理解,一些选手坦言,有的生僻字其实并不会写,但是根据字的意思去分析,最终书写正确。看来,“投机取巧”的方法也很实用。刘伯温预言朱元璋

下了车,我跑去亲吻那新鲜的、沾满露水的青草,旁边就是惬意地吃着青草的羊群。深吸一口这不添加、无污染的清新空气,整个灵魂都被洗礼了一番。这空气,吸一口心情舒爽,吸两口精神振奋,吸三口,就连六十多岁的老大爷作文http://www.zuowen8.com也能一口气跑个四百米。我大呼一声,想将肺中那饱含PM2。5的污浊空气排出,倒是把旁边的羔羊吓了一跳。

刘伯温预言朱元璋:中国正西部中美硅谷产业园落户泸州


  萨尔茨堡,奥地利边境上一个风景秀美且地理位置极佳的小城。在欧洲交通图上,它更像一个辐射的始发点,从这里坐上20世纪初的老火车,两个半小时可以到达慕尼黑喝黑啤酒,五小时可以抵达音乐之都维也纳听歌剧,十小时可以到苏黎世修钟表或者到威尼斯玩水,而如果你愿意花上二十小时,那就可以到达巴黎,在塞纳河畔或者巴黎圣母院里想想心事,计划人生。
  后来,这里因频繁举办各种艺术节而成为欧洲最著名的艺术之城。
  而1919年的时候,萨尔茨堡还是一个沉睡的小镇,它的面前横亘的是广袤而深沉的德国大平原,它的身后站立的是阿尔卑斯山仿佛波涛起伏的崇山峻岭,那上面,有美丽而清寒的雪绒花开放。从小镇的山岗后面,可以隔着国境线遥遥望见德国巴伐利亚边境的贝希特斯加登。4年之后,有一个还名不见经传的奥地利退役士兵前往那里避暑,而多年之后,这个名为阿道夫·希特勒的三流画家在贝希特斯加登海拔1881米的顶峰拥有了一座名为老鹰堡的私人别墅。这是他的纳粹子孙们为庆祝教主的生日而敬奉的献礼,但教主因患有恐高症,对这座象征纳粹精神高度的别墅很少涉足。
  1919年以及晚些的时候,从萨尔茨堡山岗上仰望,还看不到那座老鹰堡,但可以看见一列列吐着黑煤烟的火车越过国境线,缓慢而沉重地驶来,最终停靠在小镇的火车站上,并倾吐出一堆一堆的德国人。这些来自巴伐利亚各处小镇的德国男人穿着破破烂烂的旧衣服,很多还带着老婆孩子。他们越境而来,一下火车便成群结队兴奋地涌进萨尔茨堡的各处酒馆,挥舞着崭新的大面额德国马克狂饮啤酒。
  巴伐利亚是著名的啤酒之乡,这些嗜好狂饮的德国佬们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抱着啤酒桶狂饮而偏偏要舍近求远呢?而很长一段时间内,越过国境来萨尔茨堡买醉,已成为巴伐利亚人异常热衷而又十分必要的一种集体选择。
  并不是因为萨尔茨堡的啤酒比巴伐利亚啤酒质量更好,唯一的原因是,在国境线那一边的萨尔茨堡,一马克能买到的啤酒要比国境线这一边的巴伐利亚多出四五立升,甚至十个立升。这相当于你只要愿意多跑几步路,花一块钱在外面就能买到比家里多十斤甚至二十斤的啤酒。这对于以酒为命的巴伐利亚人来说真是福音啊。所以他们甘愿挤上因燃料缺乏而不得不使用褐煤的老火车,在所有车灯都已坏掉或被偷走的黑暗车厢里坐着或更多是站着,忍耐一段饥肠辘辘、酒虫涌动的难挨时光,而后扑下火车跳进啤酒桶里一解酒馋。
  每当夜晚降临,萨尔茨堡火车站便再次挤满了肚子里饱灌啤酒的德国佬。他们全都酩酊大醉,狂呼乱吼,而更多的是不住地打着酒嗝儿或者把手插在喉咙里呕吐不止的醉汉。还有很多已经烂醉如泥的酒客,被啤酒馆直接用运行李的手推车送进车厢。伴随着一声呜咽般的汽笛声,老火车再次喷出黑烟,很久不上车油的铁轮子发出就要散架的哐当哐当声,载着这些每一个毛孔都在流淌啤酒液的疯狂醉汉们回到他们自己因战败而风雨飘摇、穷愁潦倒的国家。
  萨尔茨堡人为什么那么傻,要把自己的啤酒卖得那么贱呢?其实不是萨尔茨堡的酒贱,而是奥地利的通用货币克朗太贱——一场跟随德国而进行的世界大战,已经让奥地利成为一个极度虚弱的病人。奥地利克朗竟然先于德国马克疯狂贬值,以致任何一个普通的奥地利人要维持一天最卑微的生活都需要开销几万克朗,而买一枚鸡蛋的钱已经够买过去的一辆豪华轿车。
  一德国马克在国境线这边的萨尔茨堡能当七十克朗使用,这便是巴伐利亚人兴师动众越境狂饮的全部理由。
  萨尔茨堡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在自己国家里穷愁潦倒的德国佬们却在自己家门口充阔佬,他们恨得牙根痒痒。不止因为心疼那些被德国佬们贱饮的啤酒,更多是因为这些把自己带入战争的人,在失败的战争之后竟然能比自己过得更好。他们的马克竟然要比自己的克朗更坚挺,这怎么能让人忍受呢?
  大概萨尔茨堡人的诅咒惊动了上帝,因为自从边境火车在某个夜晚送走最后一批德国佬之后,他们的德国靴子便再也没有回到萨尔茨堡的街道上。相反,在不久之后的一个早上,成群结队的萨尔茨堡男人在几个参加过德奥战争的老头子的带领下,挤上同一列火车,坐在不久前德国屁股们坐过的硬椅子上,或者就站在肮脏的车厢里挨过一段逆行的难熬时光。一下车,他们便扑出去,浩浩荡荡地涌进巴伐利亚那些著名的啤酒馆,抱着橡木桶狂饮黑啤酒。然后,他们像不久前的巴伐利亚人那样叫骂,呕吐,躺倒,再然后,被抬上火车返回萨尔茨堡的家。
  而那些曾经在萨尔茨堡狂饮的巴伐利亚醉汉们,现在却眼睁睁地欲哭无泪。国境线还是那条国境线,但萨尔茨堡的奥地利克朗却在可怜的坚持中渐渐稳定,而巴伐利亚的德国马克却像个被一棒子猛然打倒的醉汉,一个跟头跌下了悬崖,而且久久都听不到落地的回声。
  一枚煎锅里的鸡蛋,已经被卖到了四十亿马克!那些脑子还没有被彻底饿昏的数学家掰开手指头一算,四十亿,在战前,甚至可以买下柏林所有房屋的地皮。刘伯温预言朱元璋
  背离泥土,是一个阴谋。
  谁能断定,富贵的梦想不扎根在贫穷的心田里,偷偷发芽,潜滋暗长?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谁甘心被命运安排为一个以泥土为生的种田人?仰仗土地,世代为农,不做种田之外的事。
  父母是生活最好的导师,小时候我便从他们那里学会了拿着小镰刀去割猪草,背着小背篓去掰玉米,扛着小锄头去种小麦。可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种田人,总是忘记时令,甚至我笨拙的姿势经常惹怒我的父亲。
  泥土生万物、养生命,可我对泥土的爱不及父亲的万分之一。在泥土和庄稼面前,父亲最有发言权。他懂得它们的心思,他能听懂它们的语言,能猜透它们的秘密,晓得它们的性情。他心疼泥土,像疼爱我们一样疼爱着它们。在大地和庄稼面前,他也是一个善良的父亲,一个仁慈的父亲,一个伟大的父亲。
  泥土是值得信赖的,父母是值得信赖的。在平地里伺候泥土、服侍父母,顺乎自然的命运也无可厚非,毕竟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很多人一辈子不曾离开村子、离开泥土。他们去过的最遥远的地方可能是几十里外的亲戚家,他们见过的最繁华的地方可能就是清水河边的镇子。他们对村子里的事情如数家珍,对庄稼的长势了如指掌,对村外的世界却是一无所知。外面是神秘的,只能道听途说。
  读书,是一条路,是一条披荆斩棘的路,一条背叛泥土的路,一条可以吃上轻省饭的路。比我年长的人,大都现身说法;与我年龄相仿的人,绝大多数在途中失散,不是归了泥土就是被泥土所归。他们没能走出村子,即使暂时走出了,迟早也会回来。村里人看待背离泥土的人,也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企图背叛泥土的人,非得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才行,否则江东父老不好相见,不会施以好颜色。一个被泥土和粮食养育的青年会对未来的命运揣摩不定。他害怕从此抱守泥土终生,和他的父母在泥土中种植生活,而把外面世界圈养起来,直至枯灭。
  后来,我终于离开了村庄,含泪背叛了泥土,告别了家人。背叛了泥土,就等于背叛了庄稼,背叛了村子里的四季,背叛了父亲的呵斥,背叛了母亲的呼唤,背叛了一种生活。背叛了泥土,也就背叛了自己整个的少年时代和童年记忆。背叛了泥土,注定了一生就处于无根的状态,只有偶尔亲近它,才能找到丢失已久的山东方言和感知到漫溯在乡村间的温暖。
  村庄里,对泥土没有二心的,是那些至今仍然勤勉的种田人,像我母亲一样的人。那些种田人,依然在广袤的田野里保持着最原始的种植姿势: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滴禾下土。只有在泥土里进行种植的人,才能听见大地的心跳,才能用舌头和鼻子分辨出口中饭食出自哪一块泥土。
  我们这些背叛了泥土的人,无法体会种田人对于泥土的感情。
  那是寸土寸金的感情。
  贴吧展播
  于瑾宣519:读书不一定非要有个目的,而且最好是没有任何目的,读书本身就是目的。读书本身带来内心的满足,好比一次精神上的漫游,在别人看来,游山玩水跑了一天,什么价值都没有,但对我来说,过程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那是不能用功利标准来衡量的。

刘伯温预言朱元璋:正时皮带、正时链条哪个跟VVT更匹配哦?


  2013年的夏末秋初,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再一次被一档火热的节目所“占领”不过这一次,节目里没有了“好声音”,没有了“好男孩好女孩”,也没有了“好工作”,一群中学生,几个主考官,还有四个用来听写词语的普通田字格,成了这档节目呈现给观众的所有。然而就是这样一档“简陋”的节目——制作成本不足《中国好声音》的10%,收视率却直逼同期播出的“冠军”《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神奇效果,是一档名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节目带来的。
  没有明星,没有话题,没有炒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档平淡简朴的节目自8月2日开播以来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甚至一度获得全国第二的收视率。央视科教频道在仅播出两期节目之后,就将其提到了黄金档播出。央视一套综合频道更是打破惯例,在每周二晚跟进播出。
  尽管节目看上去就像学生时代的一堂词语听写测试,但荧屏前的大部分成人都考了低分:撇去“裂璺”“尥蹶子”“荦荦大端”这样的生僻词,即便是“吝啬”“坍塌”“癞蛤蟆”这种常见词组,也遭遇了高错误率“汗颜”“羞愧”是电视机前许多观众的共同感受,而习惯电脑输入后的提笔忘字更是成了人们的共同问题。
  就这样,一场静悄悄的听写大会,锁定了数字时代所有人的书写尴尬。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盆腔炎症症的病理改触动特点,电儿子商政法2019年1月1日实施堵塞住电商买进卖税收破开绽,揭开基纳G的凹隐秘面纱打扮养护肤王国原到来长此雕刻么!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